上周末购得此犬,生性顽皮好斗,一日不遛则在家中横冲直撞。性别女。诞生三个月。听命于我。爱好咬人裤脚。比很多人类有意思得多。

在我眼里,决定是否要和一个人相处或者共事,关键就在于此人有没有意思。四周有太多无趣的人,无论是风趣幽默,老奸巨滑,成熟稳健,清纯可爱。一旦能被归到某某类或者定性,本身已经是很没有意思。

可以有很多缺点。只有一处亮点。可以在大多数时间里庸庸碌碌。只在不经意间绽放光芒。

标签: vaeblog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