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做了个梦。和一个高中时候并不熟识的女同学在一家灯光灰暗的西餐厅吃饭。看不清她的脸。只有姓名作为符号。饭后散场,过马路的时候走失在车水马龙。我左右找寻,急速朝我驶来的车灯照的眼前一阵白。惊醒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在家度过整天。作了首新曲。声乐老师说你这孩子称不上优产至少也是个高产作家。我的想法是,量变产生质变,没有大量庸庸碌碌的作品来铺路,何来佳作。我们不能因为花红就否认了叶绿,美是在比较中产生的。更何况它们是同一株植物上生出来的。都是妈妈的宝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